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首批AAAAA风景区— 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欢迎您来到中国首批AAAAA风景区——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日志

 
 

纪念吴冠中先生  

2010-06-28 20:15:1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吴冠中先生:现代中国形式主义艺术革命的拓荒者

作者:何新      时间:2010-6-28          

惊闻吴冠中先生去世了。

30年前,曾与吴先生就中国视觉艺术的形式革命与创新问题有所交往。

1979年我写作《试论审美的艺术观》一文——提出对于艺术作品,形式表现重于政治主题和思想内容,艺术必须冲破意识形态之藩篱。“形式决定本质,表现(之美)就是一切”。

该文1979-1980年在香港《抖擞》杂志和《学习与探索》发表,在国内理论界一度引起轩然大波,以致被当时主流意识形态内定为“精神污染”言论,列名上报。(该文后来收入《何新美学及艺术论集》等书中。)

但此文得到两位人士的激赏。一位是吴冠中先生,一位是时任《美术》杂志编辑的栗宪庭君。

吴冠中先生读拙文后立即给我写来一封蕴含激情的信云:

何新同志: 

大作带来旅途细读,很好,因为是贴切了艺术实践的真实的,所以是科学的。不少虚伪的“艺术理论”文章,美术工作者不爱读,不读!年青一代更反感。所以在美术界,理论与实践者间是话不投机。

我自己的时间精力都倾注给实践了,没有理论水平,但看到伪论的毒害,使许多青年美工在作无效的劳动,有时写一点体会,比方“形式与内容”、“抽象美”等等有关形式美的关键问题,受到实践者们的共鸣。同时引起卫道士们的反对。因为有些只识归途的老马,他们还负责驾车的时候,是决不敢走新路的。何况,逢迎者也总不乏人。

希望你坚决、勇敢地写下去。也给《美术》杂志写(稿子直接寄他们,我不负责编辑,但可了解处理意见),攻那个“内容决定形式”(此内容非你所指的内容)的毒瘤。《美术》在美术界算是最普及的刊物了,约20多万份。

其后经吴冠中先生引介,当时主持《美术》杂志的栗宪庭君乃来访我,要我为《美术》杂志撰稿。

我说我的东西只怕你们不能发表。栗君说,有吴冠中先生等画家支持,他敢做主——并特转告,吴先生希望我力批“写实主义”,冲击当时主宰艺术领域与美学理论的保守派意识形态。

当时我恰当壮年,正奋力参与并弄潮于思想界的启蒙与反思运动。对造型艺术中以伟大领袖政治运动为主题的小人书式绘画和造型久已倦眼,因此一拍即合。于是接二连三在《美术》杂志上发表数篇文章,鼓吹对视觉艺术的形式表现进行革新。

文章发表后,美术界回应强烈。正统派自然要骂。而吴冠中先生则再度来信,对我的文论继续给予鼓吹。其中最动人的有两句话曰:

“——掌握科学人胆大,哪怕你铜墙铁壁,哪怕你皇亲国戚!”

期间多次信件往复。后来吴先生乃邀请我去其劲松的新居拜访,赠画留念,相谈甚欢。

1988年后,邓林女士成立东方美术交流学会,吴冠中先生与我都忝列理事,时有欢宴往返。

90年代以后,吴冠中先生已成画坛泰斗,成为名震中外艺冠中西的一代大宗师——而且堪称是当今拜金主义五浊恶世之下,中国极少数真能名副其实的艺坛大师之一。

而我则自90年代后期即闭门谢客,与外界疏于往来。及去年某日余昆弟来家,云最近他曾造访吴老,吴先生问候老兄云云。我问吴先生身体如何,弟云:颇好而健谈。惟于交谈中乃痛骂时流以及美坛风气败坏,痛心疾首!

我云:世道皆如此,何止美坛?当今文化风俗之败坏,一如史上西晋、晚唐、明末、清之光宣后期,江河日下,不可收拾矣!未料弟旋以余言转告吴老,而吴老乃回电邀访。

但余则以怠懒之身日推一日终未成行。不期恍惚之间,吴老竟终天年而谢世矣!!闻讯后,不胜悔叹!

读吴冠中先生画,其妍貌如丽人好女。观吴先生文思,则器识才艺为一代之冠。忆其出处则彬彬君子,览其笔墨则云腾海泛。

叹曰:呜呼!

沧桑人生,冷眼世情。天道反复,落日悲沉。举世披靡,危岩峻立。峤峤巨木,桃李成荫。君子德风,污浊不染。高风亮节,垂范人间。

闻讣告云:遵吴冠中生前遗愿,不举行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云云;因錄此篇,聊纪追思与怀念。

后学何新  拜祭于燕京水云居

2010年6月27日

纪念吴冠中先生 - aaaaa.zhouzhuang - 首批AAAAA风景区—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吴冠中与何新书论艺术形式革新问题

何新同志: 

大作带来旅途细读,很好,因为是贴切了艺术实践的真实的,所以是科学的。不少虚伪的“艺术理论”文章,美术工作者不爱读,不读!年青一代更反感。所以在美术界,理论与实践者间是话不投机。

我自己的时间精力都倾注给实践了,没有理论水平,但看到伪论的毒害,使许多青年美工在作无效的劳动,有时写一点体会,比方“形式与内容”、“抽象美”等等有关形式美的关键问题,受到实践者们的共鸣。同时引起卫道士们的反对。因为有些只识归途的老马,他们还负责驾车的时候,是决不敢走新路的。何况,逢迎者也总不乏人。

希望你坚决、勇敢地写下去,也给《美术》杂志写(稿子直接寄他们,我不负责编辑,但可了解处理意见),攻那个“内容决定形式”(此内容非你所指的内容)的毒瘤。《美术》在美术界算是最普及的刊物了,约20多万份。

《文艺研究》1981年2期及《大众摄影》七月份的一期有我的短文,请多提意见。旅途匆忙,恕迟复。握手

吴冠中

七月五日(1982)

何新同志: 

我于去年12月去西非访问,今年二月上旬经巴黎返京。《美术》收到,大作我已先读过,分析清晰,文笔生动,对瞎子摸象者应起启发作用。前一篇大作,我在新疆及北京大学两次讲座中均作了重点介绍,并将印件介绍给《美术》,希望他们转载,获得了几位编辑的好评。特别像小栗这样的年青人,不背包袱,明辨是非。

我很少读那些“理论”文章,同期其他文章尚未读,以后再读。

刚回国,甚忙,日后较松时当约相叙。

握手

吴冠中

十六日(1983)

何新同志:

信悉。你的文章已读过,很有份量!有说服力,是学术研究。掌握科学人胆大,哪怕你铜墙铁壁,哪怕你皇亲国戚。

因感冒,我最近很少外出,很欢迎你来叙,只这里电话不便,星期日上午我均在家,其他时间来先来信通知,好等待,怕万一临时出门不遇。房间编号改为719楼4门302号(原109)

吴冠中

27日(1983)

何新同志:

我最近较忙,不日去新疆。转来的大作尚未细读,预备带去新疆细读,我在那边大概要留二个多月,以后再交换意见,希见谅。

敬礼

吴冠中

七月一日(1983)

纪念吴冠中先生 - aaaaa.zhouzhuang - 首批AAAAA风景区—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纪念吴冠中先生 - aaaaa.zhouzhuang - 首批AAAAA风景区—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关键字: 吴冠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